家有学童之老牛拉破车:偶尔抓狂,经常忍耐,总是安慰

来源: 阳光照在我窗前 2013-11-02 00:51:00 只看该作者 |阅读模式
  我和他生气。我坐在飘窗的窗台上,拉上窗帘,一个人平复情绪。



  我看了他的卷子,很简单的计算题都做错,我忍不住叹气。他听见我叹气,不高兴,手中笔倒过来敲敲英语作业本说:你这样还叫不叫我写作业了?我忍不住暴怒:“你不耐烦?我还不耐烦呢!”他数学考试时发了高烧,我不责备他,对他说能坚持下来就不错,但是卷子发下来我就没了耐心鼓励他,我搞不明白他怎么出手就错,心中充满对他对生活的厌恶感!



  不想和他呆在一起。我用窗帘把自己与他隔开。他的卷子无论是20多年前的中学生的我还是现在的中年妇女的我都没有问题,不知他为何就掌握不好。我出尽百宝,哄、启发,讲解,鼓励,他就是错错错,他不是智商有问题,理解力、智商都足够就是不知发愤图强。我无法扼制我的坏情绪。



  他看到我真生气了,就悄没声地写作业。过一会儿有什么不会的,又喊我:“妈妈——”,于是我从窗帘后面钻出来,尽量语气平和地跟他说话。因为,我当前的QQ签名:“我们所需要的一切,只有爱和善良”,不了解的人以为我指的是对男人的要求,其实这句话是我对自己说的,对孩子一定要用爱来对待,不管他有多不完美、多令我失望,都是我最爱的那个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收藏
收藏0
转播
转播
分享
分享
分享
淘帖0
支持
支持2
反对
反对0

大神点评1

跳转到指定楼层
  转眼暑假过去了,原本想在暑假时把语文字生字词、英语生字词通通复习一遍的,也没做到。我中学的班主任也是他现在的数学老师,揪着他补了几天课。事前他问我怎么称呼老师的夫人,我说就喊师娘吧。他去了进门就打招呼:龚老师好!师娘好!龚老师说:怎么是师娘,师奶辈了!于是他改口:师奶好!回来就跟我嘀咕:这么一来他们两口子岂不是乱了辈份?然后又想起什么说:妈妈,师姐!我喊你师姐吧?!我俩素来平等惯了,自然不以为忤。继而他又想起了什么,他说那我以后见了朱伟叔叔也喊师兄?我点头,嗯可以,你可以以喊他二师兄。他拍手叫好。

  再一转眼,开学了。他同学的妈妈强烈要求给他俩的英语班换个学校,因为他们现在上的班他们学得一般般,并没有考到110分以上。

  这个同学是他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一个班的好朋友,因为他俩的关系,我们两家大人在一起吃过饭、唱过歌,俩妈一起逛过街喝过茶。上中学了俩人虽然分开了,课外上的英语培训班仍在一个学校一个班上,俩妈仍然经常电话交流。

  她是政府部门某局小头目,属于在家在单位都比较有主见的急性子的人,所以对孩子学习有很多看法,而我还浑浑噩噩地安于现状。人的性格差异真的对他们人生有很大影响。强势的人控制家庭局面控制工作环境,性格弱势的人往往占据不了主动,由此可见一斑。

  我们两个妈带着两个儿子一起去新学校听课,新学校没有原来那个规模大、环境好,但是一个班人数很少,只有十来个人,这是很大优势。英语班一换,时间就与数学班时间冲突,数学课又得调班……换不换学校换不换班,其实我心里也没数。我们两个妈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听新老师的讲课。凭心而论,新老师发言标准,上课气氛良好,但是哪边的老师讲得不好?在我看来都很好。差别只在他听不听得进去。我对原来学校还有点感情,虽然他确实学得一般般,但那里的老师,陆陆续续发一些作业,做的是初三中考的阅读理解,我觉着很好,慢慢把阅读水平提高了。在同学妈的坚持下我们就换吧。

  哪样对他好?我也不知道,换或不换都有道理,他自己也又想换又不想换。当个妈不容易。你不知道你的判断是否最终是对他好,或者起到了反作用。孩子们在那个学校上课上了几年了,我觉得上得还不错,他向来英语考100零几分儿的样子,从没拔过尖,回来也没很上心的积极主动复习过。我觉着这是孩子的问题,不是学校的问题。最后咨询了小黑班主任的意见没有转校。从这件事上来看,我其实是个很没主见的人,很难坚持原则拒绝别人。
  我们又投入了忙忙碌碌的上班上学生涯。晚上语文作业报听写。我报“湿漉漉”,他回:“还有一个干lulu!”我反问道:哪有什么干漉……既而反应过来,狗东西!他在说干露露呢。


  他跟我讲上课的事儿,班上有个巨不受老师欢迎的孩子,就是他上次一木板把人家搞伤我们上门赔礼赔钱的那个吴同学:

  语文老师:为什么你们喜欢看电视而不喜欢看书呢?因为电视相比文字是更赤裸裸地描写……

  吴同学接嘴:“赤裸裸的描写……!”

  老师讲写作文,要不断努力尝试:神家尝百草有什么后果?

  吴同学抢答:他死了!

  老师继续启发:李时珍写《本草纲目》肯定也是经过了无数遍尝试……

  吴同学质疑:《本草纲目》?那不是周杰伦写的?!



  我问:你们老师什么反应?

  他说:没反应。下面同学都在笑。

  我想他们老师一定在心里忍了又忍,对自己说:认真你就输了!


  又一天,历史老师讲洋务运动:张之洞这个人,他要名,不要钱财……

  吴同学拖长了声音:要妹纸——!

  历史老师一粉笔头砸过去。把我笑坏了。
  他问我:网上最近流行说“深藏功与名”是什么意思?

  我说,那句话上句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就是像挥挥手不带走一片去彩那样,做完什么事很低调地、不张扬、不得瑟地走了……

  他说:哦,懂了。

  过两天他又说:高端大气上档次……我迅速对出:低调奢华有内涵。他说妈妈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我说,那当然,我天天手机看八卦啊。倒是令我奇怪他上网时间也不多,即使上网也不是看贴子,为何知道那么多流行语。

  我带他背地理,对着中国地图看长江流经的省份。我跟他讲我们小时候怎么玩儿:我们那时候同学之间经常对着地图册各自找一个小地名让对方找,越偏僻越好,找到的赢找不到输。你们——别想!别指望你们什么自发地做点专注的正事……然后看着地图一会儿,他吃吃地笑。我问他笑什么,他指着西藏版块内的两个小字叫我看,那两个字是“尼玛”。我也笑了。尼玛的,这是人家藏语好吧,不是汉语这个骂人的意思。(过了几天他告诉我,他百度了,藏语里“尼玛”是太阳的意思。)

  我们继续背各省简称及行政中心。甘肃兰州他总记不住。我说拉面,他就知道了。下次再问他又想不起来。我就说烧饼,他立刻笑嘻嘻地明白了:兰州烧饼!

  我经常给他挠痒痒,从小养成的习惯,临睡前、起床前的半梦半醒时分,为了加速他睡眠或加速他醒来,大手抚他背给他挠痒。现在大了,一起睡一起醒的机会不多了。但是偶尔还是习惯性地在他背上摸两把,每次他都很舒服的样子。有时候我手不动,他还用背拱拱,我立刻心领神会,手上下挠动。有时候我说,每次都是我给你挠,该你给我挠了!于是他把手放我背上,微合,5个指尖触在我皮肤上,说:“妈妈,动!我准备好了,你动!”狗东西!
  他头发挺长了屡催屡不剪,说要留长了剪西瓜头。我说你小时候剪西瓜头好看是因为那时候天真可受,现在你长大了,不仅没了童真未泯的自若,反而格外在乎别人的目光,动不动一副萎琐样,哪配得上西瓜头啊?你只会像赵本山那剃瓦片儿头的徒弟一样奇葩。他不为所动。某天回外婆家,大家都说他头发长了,叫在那块剪个头,那儿理发稍稍便宜点,他仍然拒绝。逼急了,他说,不,我回家叫我妈给我剪。这么信任我我还挺感动的,为了勤工俭学,我确实从网上花了80块钱买了套理发工具给他剪头,虽然我一直说服他我剪得挺好,可是剪了两次,都被他爸说“剪得跟狗啃的一样”,最近一次剪完他回来告诉我说班主任问他的头发是不是自己剪的,他说是我妈剪的。我很心虚,就没再强拉着他剪头了。这天他主动强烈要求我给他理发,我却不想动手了,因为盘算着假期出去玩儿,刚剪完是最难看的时候,我不想带个不帅不酷的小孩儿出去现。

  到了放假的最后一天,我说带你去小魏阿姨那儿去剪头吧?小魏是市中心资深发廊的大牌师傅,那里剪头好不好不敢说,但贵是一定的。我年轻的时候比较臭美,有很多年一直认准她做头发。小黑小时候我带他去过几次陪我剪头发,他当然知道那儿肯定能剪出符合他心意的“酷头”。反正没出去玩儿省了一大笔钱,贵就贵吧。 我们就去了。脑袋侧面推短,头顶几剪子下来没怎么大动干戈,我看到镜子里的少年果然看起来清秀异常。我们都很满意。问多少钱,36!吓我一跳,这么贵啊,小魏说这还是按会员价收的,外面普通顾客价是50元。我付了钱,走出去跟小黑哀叹:36,真令我肉疼啊!几年前我剪一个头是会员价20,因为铁杆粉丝的缘故,小魏师傅收我18。现在物价是在上涨,但想着小孩儿怎么也得打个折扣,我预期价位也不过20块差不多了,小店里10块,算他翻一倍可以了。现在居然长到50块一个人!我决定在网上再买个推子,还是我自己给小孩儿理发算了。理几次本钱就回来了。
  今天开了家长会,全班65人里排41。一颗老心饱受打击,不知如何面对他。心痛啊。应该若无其事,还是暴风骤雨一顿?
  好文才够风趣!赞一个!
  好看,生活气息浓。
#9
好懒的MM猪 2013-11-02 13:46:00 只看该作者
  @阳光照在我窗前 6楼 2013-11-02 01:13:00
  今天开了家长会,全班65人里排41。一颗老心饱受打击,不知如何面对他。心痛啊。应该若无其事,还是暴风骤雨一顿?
  -----------------------------
  同为家长的纠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