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孩子,从改变自己做起,跟孩子一起成长

  开心果在上月初就买好了海盗面具,还央求我给他买个黑披风。我想起家里有一块黑里子料,就对果说,要不你自己弄点装饰就用家里的布做一个吧。

  于是,在31号下午,开心果一放学回来,就把黑布拿出来,铺在地上,左比划,右比划,还躺在上面这样试试那样试试的。后来,又找出早已画好的设计图,开始找版做样了。呵呵,最后,开心果还真是做出了一件帅呆了的黑披风。

  穿上拉风的服装,和小伙伴一起点着灯,去邻居家开始要糖了。
  快乐的万圣节!
  虽然已经取消了期中考试,但最近各主科陆陆续续地有单元测试。当然我通常都是事后才知道。

  一般都是老师发了个飞信告知家长关注一下孩子带回去的测试卷,然后开心果回家后自己就说,老妈,我考得不是很好。或是我这次又考得不好。

  的确,最近让我还是很恼火的,特别是数学。看了果的试卷,发现已学过的知识掌握不牢固,计算还出错,再加上拐点弯的题,所以成绩几乎都在八十几分,过九十的都不多。我对果的要求是,分数不要低过九十就行,也不要求你得什么一百。

  我对果提出的要求是对应他的能力而定的,他平时转点小弯的题都极易出错,但如果基础扎实,计算不出错的话一般都是能得九十四、五分左右的。

  在分数上,我还是关注的,但我不会只注重表面,还是要透过现象看本质。至少对比果自己来讲,他成绩下降了,很大一部分是学习态度。平时里他回家几乎都没有写过数学作业,说是在学校都写完了,我估摸着他最近只顾快不顾质量了。

  表面上还是跟果很严肃地指出了他的学习态度错误,他呢,嘴上倒是回答得杠杠的:嗯,是!我一定要努力!

  刚才看见了一句话,孩子们的差距,就是家长的差距。嗯,这话很有道理。
  我得好好找找自己的差距.
  假期带着果回了老家,因为家里的小朋友们都在上学,所以果每天只能跟着老妈我混。
  我多半的时间是跟朋友聊天,由于我又难得回家一次,每每跟朋友一聊就不可收拾,二、三小时不在话下。有时果也很烦,尽管我提前给他打过预防针,希望他能将就一下我,但他在我聊得尽兴的时候还是不时地皱眉啊,叹气的,弄得朋友和我都有些心神不宁的。
  特别是回家第二天去一个朋友家聊天,果可能不太适应这种我们大人聊天他在那发呆的情景,所以当我们最后离开朋友家时,果长长地嘘了一口气说:“唉,能呼吸点新鲜空气真好!”

  后来,我就威胁他说,要不你就一个人在家呆着,想干嘛就干嘛。他自然是不愿意,所以第二次,第三次朋友间的聚会他就好多了,要不也听听我们大人间的闲话,要不自个在那玩平板或手机。

  每年一次的回老家,也锻炼了果很多。比如,现在果完全能自己背一个包,还拖一个小的行李箱,上下台阶时也是他拎着,走在后面看着他吃力的样子,有些欣喜也有心疼,但我还是忍住了想上前去帮助他的念头。

  这次返程检票后进了站台,却没有发现我要乘坐的列车,当时我以为是火车已开走,急得在站台内到处乱转,直到最后得知是我弄错车次提前检票进了站,而火车并没有到站,我才松了一口气。开心果看着慌乱并疲惫的我说:“老妈,你赶紧蹲下休息会儿,你闭上眼,我来看着火车!”看着果一脸镇静的大人样儿,我很是欣慰!开心果长大了!

  摘抄的一段。作者移民去了澳洲。

  难怪这边小孩子学习不吃力,所以的学习过程都是唱歌跳午,玩游戏,而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从几岁的小孩子开始,所有的电视节目的主题都含有保护环境,珍爱动物的内容,没有乘法口诀,没有奥数,更没有天才记忆力比赛。教的都是如何尊重别人,遵守社会秩序。自己动手做家务,做创造性的小物品。父母之间的关系也是讲的互相关爱和关心,没有讲什么一定要服从孝顺这样的责任和义务。越看越感觉中国真正要改变,一定要从幼儿的教育开始,培养创造力,公德心,公民意识。着重动手能力和环保意识的培养。
  自从这个学期起,我就很少放学去接开心果了,早上还是每天必送的,小区门口要过一条没有红绿灯的马路,而早上又是上班的早高峰,车辆特别多,我总有些不放心。

  但自上周从老家回来后,我决定锻炼一下他,让他自已早上去上学。

  早上,我窝在被子里,听见果起床,洗漱,跟果爸边吃边聊,然后听见果爸开门关门的声音,“老妈,我爸都走了,你快点起床吧 !”
  “哦,你要不自己去上学吧!我躺会儿。”我说。
  “唉,你起来送送我嘛!”果说。
  “你自己能走的,你自己去吧,没事的。”本想嘱咐一下过马路的事,想想又没说了,平日里过马路时已说得太多。
  “嗯...那...好吧!”果有些失落地说。
  接下来,听见果收拾饭盒、水杯的声音,最后没声了。

  “你走了吗?”我问道。
  “还没到时间呢!”果每天必是七点二十分出门的。此时,我想他肯定是坐在门口换鞋凳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时钟上的分钟嘀嗒嘀嗒转着圈。
  约2分钟后,我听见开门的声音,“老妈,我走了啊,拜拜!”

  一听见关门的声音,我迅速爬起来,推开窗户,没一会儿背着书包,一手拿着饭盒袋的果就出现在我的视线,瘦小的身影一会儿就消失在小路的转弯处。

  我想起我看过的一段话,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昨天一早,开心果跑到我床前说,老妈,我不穿这件毛衣,有点小。
  行,那你重新找一件吧,我想了一下又说,就穿那件灰色的。

  听见果开拉抽屉的声音,听见悉悉索索的翻衣声。
  老妈,是哪件呀?果有些不耐烦了。
  就是那件下面是黑边的那件呀!我回答道。

  你说的是这件吗?果拿着一件灰衣来到我床前问。
  唉,不是这件,怎么是这件呢,这件去年不就小了吗?是那件胸前有点图案的。我也有点烦了。

  果又回房间去了,听见他不耐烦地说,到底是哪件呀?真是的,在哪呀......
  能在哪儿呀!不就在那几个抽屉里吗,你顺着找不就能找到吗,自已没耐心,瞎烦个什么呀?!一大早的,我也不愉快了,大声训斥了一通。

  真是的,不就是找个衣服嘛,那么生气?!听着果从客厅里传来的声音,我知道他肯定已经穿好衣服了,嘿!这小子,搞错了没有啊,居然说起我来,是谁找不到衣服在那烦啊?!

  之后,果上学去了。我起床后经过果的房间,脚步瞬间停住,呆住了:装果的衣服的那个六屉柜全抽开着,柜子旁的地板上一堆衣服,全是从抽屉里翻出来的!床上的被子也没叠,小沙发也堆满了衣服。顿时,心中一股怒火冲出,我长嘘了一口气,这小子算你走运,现在不在家!

  我是那种看不得家里乱糟糟的人,本想马上收拾一下,突然转念,留着让他回家看看他的“作品”吧。于是,我把果的房门第一次大白天地关上,为的是我眼不见心不烦。

  下午,果一进门,我说,先别忙着干别的,去你的房间看看。全部整理好你再出房门。果嘻皮笑脸地跑时房间了,当然别指望着他能把衣服整整齐齐地归位,也就只是把衣服全部塞进抽屉里,我还得再清理一次是那是铁定的。

  经验:孩子做错了事,一定要让他看到错误,并承担责任。
  每年的11月就是中小学生艺术节的开始,团体的,个人的,各种才艺比赛在每个周末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今年果依然报了画画和硬笔书法两项个人竞赛。我当时给出的建议是画画和朗诵,因为果写的字虽说在班里算是拔尖的,但毕竟没有专门练过,只能说在没有报过班的孩子里算是好一点的,但拿到报过班里的孩子里面一比,那直接倒地。但果坚持他自己的选择,大概是怕朗诵还要自己写文章吧。

  而且他除了二年级时拿过一个三等奖(估计那时参加比赛的孩子因为年级低,参赛的孩子大多是还没有报班的,所以果也能混个三等奖),这几年每年都没参加但都没获奖。其实我真不太再乎果得几等奖,只是希望能有个小奖让孩子自信一点,但我发现果好像无视这些,得了奖也很好,不得也要继续去参加,这娃儿是不是没有自知之明啊?

  去年参赛时画的画是课外班美术老师指导的,得了三等奖。今年完全是他自己画的,他在网上百度了一些图片,然后自己整合,构图,涂色全一手搞定,我觉得画得还可以,鼓励他在家多画几次,争取获得二等奖。

  果说,你怎么觉得我能获得二等奖呢?
  你妈我的眼力劲儿可是很准的喽,去年我就说你的写字不会获奖,而你的画画最多能得个二等奖,你看,我都说准了哟!这副画的确可以,而且没有老师的指导,如果你能在创新上和画画技巧上更加强一点,没准会冲进一等奖!
  说得果的眼睛放光,真的吗?那好,我再画一遍!
  哈哈,中了老妈的计!

  其实我不反对适时的一些考试和比赛,能在短时间里对孩子的学习效率有一个提升。只要当家长的没有太大的功利心,我在这方面现在是这样的,但凡有比赛的,孩子但凡能获得个最次奖项就行了。

  上个周六上午参加学校团体天文比赛,下午个人绘画比赛,果自己都说忙死了,晚上带他去看了三小时的大片《星际穿越》,回来的路上小子就在车里睡着了。
  雁过无痕,打广告的倒是踩了一脚。

  不管怎样,都坚持我的初衷,坚持记录,不为谁,只为自己。

  开心果太爱扮丑搞怪搞笑,天生的表演家!不过,天天无数次上演,我这个观众也受够了。
  我说,你每天演一次,很可乐,演多了没意思,一天到晚地演很让人烦的。说他,他也只是张着嘴傻乐。

  昨晚,有人敲门,我、果爸分别问:谁呀?无人应答。
  于是,敲门声继续,我、果、果爸同时又问:谁呀?
  我!只能见一声回答,听不出是谁。
  你是谁呀?果接着问了一声。
  我...大...熊。这下我们都听见了,原来是邻居!但声音不像平日里的。

  我起身去开门,开心果笑着说,大熊是谁呀,我不认识你!
  大熊一脚跨进门来冲着开心果恶狠狠地说:你敢说不认识我?!

  哦?我认识你?那我得好好看看,我的老花镜呢?果一边捏着嗓子说,一边弯着腰,眯着眼,手来回晃着做出一副寻找眼镜的样子。



  果爸说中午在外面简直吃够了,公司附近到处都吃腻了。我随口接了一句,那你就带饭吃呗!

  过了几日,果爸说,我订了个微波炉。
  “啊?真要带饭啊?那我可惨了?”我故作害怕地说,“我最烦晚餐做复杂的,这又得操心做什么好!”
  开心果听到后,嗤笑了一声,鄙视了我一眼。

  次日,果问果爸,你的微波炉到了吗?
  还没有呢!果爸说。
  哈哈,那就好,晚点到啊!我笑着说。
  哼!你!你...就不是个合格的家庭主妇!果一副气凶凶的样儿指着我说。

  雁过无痕,打广告的倒是踩了一脚。

  不管怎样,都坚持我的初衷,坚持记录,不为谁,只为自己。

  开心果太爱扮丑搞怪搞笑,天生的表演家!不过,天天无数次上演,我这个观众也受够了。
  我说,你每天演一次,很可乐,演多了没意思,一天到晚地演很让人烦的。说他,他也只是张着嘴傻乐。

  昨晚,有人敲门,我、果爸分别问:谁呀?无人应答。
  于是,敲门声继续,我、果、果爸同时又问:谁呀?
  我!只能见一声回答,听不出是谁。
  你是谁呀?果接着问了一声。
  我...大...熊。这下我们都听见了,原来是邻居!但声音不像平日里的。

  我起身去开门,开心果笑着说,大熊是谁呀,我不认识你!
  大熊一脚跨进门来冲着开心果恶狠狠地说:你敢说不认识我?!

  哦?我认识你?那我得好好看看,我的老花镜呢?果一边捏着嗓子说,一边弯着腰,眯着眼,手来回晃着做出一副寻找眼镜的样子。



  果爸说中午在外面简直吃够了,公司附近到处都吃腻了。我随口接了一句,那你就带饭吃呗!

  过了几日,果爸说,我订了个微波炉。
  “啊?真要带饭啊?那我可惨了?”我故作害怕地说,“我最烦晚餐做复杂的,这又得操心做什么好!”
  开心果听到后,嗤笑了一声,鄙视了我一眼。

  次日,果问果爸,你的微波炉到了吗?
  还没有呢!果爸说。
  哈哈,那就好,晚点到啊!我笑着说。
  哼!你!你...就不是个合格的家庭主妇!果一副气凶凶的样儿指着我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