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建议:对所有参与拐卖、残害、购买儿童的犯罪分子处以死刑

来源: 楚贝勒 2011-02-10 13:51:00 只看该作者 |阅读模式
  立法建议:对所有参与拐卖、残害、购买儿童的犯罪分子处以死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收藏
收藏0
转播
转播
分享
分享
分享
淘帖0
支持
支持2
反对
反对0

大神点评1

跳转到指定楼层
沙发
楚贝勒 2011-02-10 13:52:00 只看该作者
  立法建议:对所有参与拐卖、残害、购买儿童的犯罪分子处以死刑
    楚贝勒
    
    近日,于建嵘先生发起的被拐卖儿童的网络救助活动,引进了网络极大关注,有媒体称已有被拐儿童因此而获得救助,而更多的网权通过随拍形式发布大量疑似被拐儿童,救助行动正在进行。
    
    中国民间“宝贝回家”等团体一直关注失踪儿童的寻找,天涯《公益中华》、《志愿者》版大量求助信息,无数的父母家人为了失踪孩子四处奔波,许多故事让人动容,去年厦门被拐儿童小邱长大成人后在网络(天涯《志愿者》版)上找自己的妈妈,他依然记得自己被拐前那些模糊记忆,但众多线索去至今依然没有进一步消息,近二十年,不知小邱的亲生父母是如何度过,小邱的寻母道路还在进行。
    
    应该说,政府这么多年在打击拐卖儿童方面下过许多力气,也多次专项进行过高调打击,解救被拐儿童也如枪战片一样紧张,但为何时到今天,拐卖之风愈演愈烈,尽而发展成伤害被拐儿童进行乞讨的行为,也许你在大街看到的乞讨孩子,不久前还在自己父母的怀里撒娇,在游乐场玩耍,而今,在恶人的折磨下,已经成为一个或残疾或正常的非正常儿童,餐风宿露,他们就在城市的每一个地方,为恶人赚着高楼大厦,未来如何,没有人知道。命运,就在被拐的那一瞬间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作为父母,如果自己的孩子哪一天失踪,可能被伤害并在陌生的街头行乞,当是什么样的心情。因此,想从源头制止这种拐卖行为,给孩子们一个安全的环境,再也听不到被拐父母的哭声,建议在立法上对拐卖行为从严处理。
    
    1、拐卖人员:所有参与拐卖环节的人员,全部死刑,无所谓轻重,所有参与过程都直接影响到被拐孩子的未来人生,对于被拐家庭而言,生离与死别没有不同,人的生命权因为被拐事件这种非主观意愿而完全发生变化,父母与孩子通过被拐事件,将完全成为路人,绝大多数人一生不可能再见到自己的亲人。对非法情况下、非意愿背景下改变他人生存权的人员,处以死刑,完全符合法律对人身权保护的标准。
    
    2、购买人员:所有参与购买行为的人员,全部死刑,死所谓轻重,同上,购买行为同样在非儿童意愿的情况下非法进行的,无论购买人员是否伤害被拐儿童,都非法改变他人人身权。
    
    过去,之所以拐卖儿童行为一直难以杜绝,并行为愈来愈恶劣,根本原因就是对拐卖行为量刑过轻,特别是对许多购买人员无罪处理,直接造成了整个村镇形成拐卖风气,村镇居民对购买行为整体漠视。本次再度被曝光的安徽行乞村,几年前就被媒体曝光,但无论是当地居民还是当地政府,都以漠视的态度应对,不知多少家庭因为这种漠视而再次受到伤害,如果对这部分人处以极刑,怎会有更多儿童被不断伤害。
    
    因此,作为一个父亲,我强烈呼吁人大立法,对所有参与拐卖、伤害、购买儿童的人员处以死刑,给儿童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
    
    建议大家转贴给各人大代表及司法领域专家,呼吁更多人关注,通过司法手段根本解决儿童被拐问题。
    
    首发《天涯杂谈》20110209
#2
楚贝勒 2011-02-10 13:53:00 只看该作者
  许多被拐儿童在被拐时已经有童年记忆,也许孩子忧郁的眼神还在幼小的头脑中期待自己的父母亲人来解救自己,或在想为什么生活发生了重大变化?
      
  作为一名父亲,继续强烈呼吁立法部门对所有参与拐卖儿童的犯罪分子处以死刑,公安机关专项从源头调查,将所有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对还在不断加入犯罪行列的人以最大的震慑。
      
  同时政府专项整治,各城市全面清理携带儿童乞讨的人员,进行DNA鉴定,全面解救被拐儿童。
      
  建议各位看到此回复的网友转贴。

#3
楚贝勒 2011-02-10 13:54:00 只看该作者
  1通过人大立法全面禁止儿童参与乞讨活动;
  2对违法乞讨的儿童和成人采取强制收容制度;
  3收容期间强制采血测试DNA,不存在亲缘关系的,无合法监护证明的,儿童进社会福利院,DNA信息上公安网络寻亲系统,成人按相关法律惩处;对存在亲缘关系或合法监护证明的,成人按相关法律惩处;
  4采取社会民众监督和执法部门实施的办法,实行社区负责制,由社会综合执法和巡警、公安派出所直接负责实施;
  5指定医疗机构进行DNA测试,指定法律机构进行监护权明鉴定;
  6社会福利院按收纳儿童数获得政府补贴,政府设立专项资金和预算,用于相关行政事业费用;
  7将禁止儿童参与乞讨活动,保护未成年人列为政府民生工程,纳入政府考核体系。
#4
楚贝勒 2011-02-10 13:56:00 只看该作者
  湖北男子找到失踪三年儿子 记者披露相认经过[独家]
  http://news.ifeng.com/society/special/jiejiuqitaoertong/content-2/detail_2011_02/08/4580558_0.shtml

#5
楚贝勒 2011-02-10 14:00:00 只看该作者
  失散三年的父子,相聚第一夜有何衷肠相诉?即将离别的养母子,又有怎样的离愁别绪?一直认为去年去世的乐乐养父就是当初害自己父子离散的“夹克男”,彭高峰又将如何面对三年来他切齿痛恨的乐乐养母一家?
    
    从前天晚上到昨天,彭高峰还沉浸在初认爱子、恍如梦中的狂喜中,只要乐乐一停下来,就忍不住上前抱住他。而6岁的乐乐则仿佛一下子长大了好多,他也爱笑,但笑容一收,整张小脸就一片落寞神色,他听从彭高峰的话,对电话里的亲人一一问候,但有时候他也会念叨“我想‘妈妈’”。没人知道孩子心里有多挣扎。
    
    昨天,新快报记者与彭家父子以及养母等人一起吃过早餐。一直没跟乐乐养母正面接触的彭高峰,终于艰难地对眼前这个憔悴的女人打了个招呼:“大姐。”
    
    彭高峰让乐乐与养母再住一晚
父子团聚。(邓飞供图)

#6
易今2010 2011-02-10 14:13:00 只看该作者
  转自信力建博客《禁绝儿童乞讨需解放扬善机制》
  
  
  据报道,正月初六,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宫小村村头电线杆上贴出一张宫集镇政府的通告,限利用儿童乞讨牟利者于10日内自首。另有一份《规劝返乡接受调查一封信》,口气温和地要求其他外出人员也要配合公安机关调查。
  
  不看不知道,残疾儿童在这里成了香饽饽。在这个以带儿童乞讨致富的村子里,不仅有一套专业术语,而且形成完整产业链。寻找残疾儿、出租残疾儿、训练残疾儿,分工细致,最令人发指的是将健康儿童“加工”成残疾儿。
  
  宫小村村民并非出娘胎就是魔鬼,事情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初,一位名叫宫有生的村民带着他的瘸腿儿子去大城市看病,发现城里人特别同情他儿子,很乐意向他们扔钱,以至于秋风扫落叶一样冷酷的城管也会对父子俩网开一面,由此觉悟:残疾儿童是讨钱好工具。他干脆带着儿子以乞讨为生。在村民眼里,很快宫有生发了,买牛盖房,一次镇上买化肥,他一口气就扔出两麻袋硬币。看着眼热的穷乡亲们纷纷效仿,四处寻找残疾儿童,一时之间皖西地区残疾儿童供不应求。
  
  从携带自家残疾孩子乞讨,演变为成群结队到全国偷抢小孩、残害儿童等罪恶行径,发展脉络是简单的,逻辑是清晰的。村民道德觉悟,农民收入水平,政府救济责任,社会慈善团体,警察和城管干预,对罪犯严厉惩处,只要其中任何一个环节起作用,都不至于发展到现在这么惊人的程度。
  
  让人难受的初始动力竟然是市民的同情心。村民并非天生残忍,市民也不是过于纯朴善良。逐利避害和同情弱者,都是人之本性。人性是无法改变的,能调整的只能是制度。所谓制度无非就是惩恶扬善,当下惩恶机制固然不健全,实际上更缺乏扬善机制。
  
  当远离生存威胁的时候,任何需求都是心理需求,救助弱者就是一种心理需求,所以捐赠可以视同消费行为。如果当慈善NGO机构大行其道,弱势人群都能得到基本照顾的情况下,市民对受捐机构足以信任的情况下,就会对街头的携带儿童乞讨的行为不但不会给钱,反而会激起愤怒。因为乞讨有伤人格尊严,即使身为父母也没有权利以损害儿童尊严而让自己苟活,应该剥夺这些父母的抚养权,将孩子交给福利院或者愿意领养的夫妻。连有损人格尊严这点小恶都不能容忍的时候,偷抢儿童、残害儿童那些烈性罪恶更不在话下了。
  
  但是在没有解决穷困家庭和残疾儿童出路的情况下,禁止儿童乞讨,就如网上有些经济学家所指出的,那显然会造成恶果。以一种恶,换取另一种恶,总是让人纠结的。为什么不能让善行之间竞争呢?我能以一己之力抚养200个残疾儿童,我相信有无数人跟我一样愿意抚养残疾儿童。放开慈善管制,等弱者都有安身之所,就可以禁止儿童乞讨了。那些村民都能以儿童乞讨致富了,说明国人良心不稀缺,只差合理的制度,这就是黑暗中的光明。
  
  
#7
楚贝勒 2011-02-10 14:59:00 只看该作者
  蔡方华:明确责任主体,宝贝才能回家
  
  2011年02月10日 08:35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蔡方华
  
  由网络微博发起的“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行动,近日掀起了一连串的社会涟漪,其波及面之广泛、影响之深刻,让很多人始料不及。
  
  在全国多个地区,媒体记者开始对街头的儿童乞讨现象进行“扫荡”,公安机关也闻风而动,对疑似被拐卖的儿童进行甄别和解救。阜阳市太和县宫小村被翻出了“瘫子村”的旧账,当地政府快速做出反应,发出了严厉打击组织、携带残疾儿童外出乞讨的通告。湖北人彭高峰寻子3年、受尽磨难,最终通过微博找到了儿子彭文乐,并通过两地警方的努力成功将之解救。太多悲喜交加的故事让人唏嘘感叹,而关于妇女儿童权益保护的严肃讨论也通过多种媒介深入展开。
  
  这次“微博打拐”活动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民间热情和政府力量在同一个议题上的交汇。出于某种巧合,中国社科院于建嵘教授发起的民间解救行动,恰好与政法机关的强力打拐在春节这个时间点上叠合。在微博上能够看到,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和于建嵘教授经常互动,各地公安机关的微博也能在最短时间内对网友提供的线索做出反应。第一批6名儿童的成功解救,就得益于微博群体与公安机关紧密衔接所产生的合力。陈士渠通过微博表示,“对于每一条线索,公安部打拐办都会部署核查”,这样的表态让人们对公安机关打击拐卖儿童犯罪生出了前所未有的信心。
  
  但让人感到不安的是,迄今为止,除了公安机关的关注和响应之外,很少看到其它政府机构和职能部门做出表态或动作。这让人产生一个错觉,似乎只有公安机关才是保护儿童的主体。众所周知,公安机关的职责是打击犯罪、维护治安。只有当儿童乞讨现象背后可能隐藏着犯罪时,公安机关才可能介入其中。如果儿童是被父母或熟人带出乞讨,儿童乞讨背后并无拐卖、虐待等刑事迹象,公安机关就很可能无能为力。虽然这并不意味着公安机关可以将儿童乞讨“默认”为非治安现象,但它至少表明,在围绕儿童乞讨和儿童权益保护这个问题上,公安机关并不是最直接、最顺畅、更非唯一的职能主体。这是很容易就能理解的。
  
  公安机关在儿童救助方面的“乏力”,其实反映出我国儿童福利保护存在法律不切实际、政府责任主体缺失的问题。有关法律虽然做出了监护权转移之类的规定,但在实际中很难操作,因为既没有转移监护权的申请者,也没有接手监护权的合适对象。儿童即使受到父母的虐待,或者被当作乞讨致富的工具,也没有哪个机构及时出手救助。儿童保护职能的分散,政府机构中没有一个能协调公安、民政、社会保障等多部门的专门机构,让儿童福利保护这项重要的政府工作实际上被虚置。当人们看到儿童乞讨现象时,除了报警之外,完全想不起来应该找哪个机构反映问题,这在现代社会里是很难理解的窘况。
  
  民间救助和公安打拐在减少儿童乞讨现象方面能起到重要的作用,但它们也都有自己的软肋,因为它们无法覆盖儿童保护的整个流程。最显而易见的问题是,除了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除了那些热心公益的志愿者,谁还能充当救助乞讨儿童的“第一推动力”,谁能始终如一地充当那些需要救助的孩子的庇护者?如果这个主体始终缺席,则儿童乞讨的现象就无法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微博打拐”让儿童和父母团聚,这是功德无量的好事。但它更深刻的意义,还在于敦促人们思考儿童福利保护的社会大课题。想到还有很多孩子还在街头流落,想到还有很多家庭饱受骨肉分离的痛苦,这样的思考就会越发沉重。
  支持!!!前两天,我跟孩儿他爸还讨论过这个问题,一致认为,现行法律对拐卖儿童的罪犯判得太轻了,应该是死刑!拐卖儿童的罪犯社会危害太大了,用搞得人家家破人亡来形容,不为过啊!而且还丧心病狂地故意伤害、摧残、致残儿童,造成社会的不安定,不和谐!影响极其恶劣!罪大恶极!这些人渣,都应该枪毙!死后也一定会下地狱的!!!恨死这些人贩子了!!!
#9
dongoling 2011-02-10 18:26:00 只看该作者
  本来偶已决定不会在系词回任何帖子了,但是今日拜读you之高作,偶告诉自己如此经典之贴是一定要回的!这是千百年来版友翘首以待的好贴啊!苍天开眼啊,让偶在对社区心灰意冷之时得以观得如此精彩绝伦的好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