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手记

来源: 笑笑乐去 2012-03-05 12:51:00 只看该作者 |阅读模式
  新的一周,新的开始。
  最近班里发生的事多得我有点怕,所以一开学,我迫不及待对我的管理进行反思,对班级旧的制度进行改革,然后一点一点地落实:
  首先,黑板上,以往关于学习的名人警句换了,关于做人处世的。如:原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得理要饶人,理直气要和;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学会感恩等等吧。再是让学生制定班级纪律和学习量化细则,实行量化评比制度。接着,开班会,总结自己以往的不足,说明这样做的目的,期待班级有一个崭新的面貌,量化后几名的学生将受到惩罚,比如,座位要排在后面,要负责班里的垃圾等……
  真不错,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果然好了很多……
  说起我非要这样做的原因,实在是有些同学太难管,你看最近发生的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收藏
收藏0
转播
转播
分享
分享
分享
淘帖0
支持
支持2
反对
反对0

大神点评1

跳转到指定楼层
  批评不得学生

  这是下课,班主任我在前面批作业,班里的学生有的在玩,有的去厕所,有的还在写作业,好像并没有特别的事发生。
  然后,数学老师进班开始上课,我准备改完这本作业就离开教室。忽然,数学老师大喝一声:“你们两个做什么?”
  我定睛一看,只见聪在揉眼睛,真在捂着脖子。他们打架了。
  为了不耽误上课,我把他们叫了出去问原因。
  真带着哭腔先说:“我把作业本发给聪,他就拿书砸我的脖子。”
  聪说:“是他给我本子的时候砸到了我的眼睛。”
  我先看了看真的脖子,没什么。
  又看看聪的眼睛,睁不开。我让他慢慢尝试着把眼睁开,可是他说酸的厉害睁不开。是的,当我勉强把聪的眼睛掰开的时候,流了很多泪水。
  我有点担心,万一聪的眼睛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像家长交代?所以,不自觉得就开始批评真。
  “你发作业本的时候,就不会小心一点吗?怎么会碰到别人的眼睛呢?这下好了,如果聪的眼睛有问题,我们都有责任。”
  “我不是故意砸他的眼睛的,我是扔给他的。况且他还砸了我的脖子,你怎么不说?”
  “他做得也不对,老师说过,有问题马上给老师说,你们都没有。不管是故意还是有意,现在聪的眼睛就是受伤了,如果你轻轻地把本子放在他的桌子上,怎么还会出现这样的事呢?如果问题真的很严重,必须要请家长了。”
  “反正我不是故意砸的!我不在这里上了。”说着,就往楼下跑去。
  我没有想到真做错了事还这样。我不得不追了上去。
  追到大门口,我把他拉住,说:
  “你不是想回去吗?我给你家长打电话,让他来接你。”
  真总算安静了一些。然后,我让他坐在门卫室里等家长,我回班里看聪。
  聪的眼睛没有被砸伤的痕迹,但我仍然很担心。
  眼睛是人体器官很脆弱的地方,经不起伤害的。况且,我们这里是私立贵族学校,学生的安全放在首位的,如果孩子的眼睛真的受伤很严重,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向家长交代。
  还有就是真,我没有想到这孩子犯了错误,竟还这样理直气壮,接下来的事该怎么处理?
  幸好聪的眼睛慢慢地睁开了并且没事。
  我开始处理真的事。
  真的爸爸来了,我给他说了事情的经过。真在他爸爸面前没有为自己辩解一句,只是低着头。真的爸爸一再给我说是孩子的脾气不好,劝我多担待,别给孩子一般见识,然后这件事不了了之。
  事后,我总觉得这件事处理得不是太好。孩子为什么脾气这样倔强?为什么容不得别人的批评?批评他我错了?还是方式不好?如果是一个好的、成功的教育家遇到这样的事,应该如何处理?这孩子以后真的说不得了吗?







#2
平淡女子 2012-03-05 14:36:00 只看该作者
  支持下楼主。
#3
笑笑乐去 2012-06-06 17:04:00 只看该作者
  《做好事惹出的祸端》
  正在吃晚饭,突然看倒垃圾的若若气喘吁吁地来到我的面前说:
  “老师,您快去看看吧,涵涵和我一起到垃圾的时候,不小心把脚脖子扭伤了。”
  我心里扑通一声,本来正吃着津津有味的饭菜,但仿佛一下子没了胃口,立刻放下碗筷,下楼一看究竟。
  涵涵正坐在楼梯上,我把他扶起来,看看他的伤势严不严重。他的脚不敢着地,一着地一皱眉,看着孩子这幅情景,我不觉得叹了一口气,看来麻烦来了。
  我先问涵涵:“你怎么把脚扭伤了?”
  他说:“我帮若若去倒垃圾,然后把垃圾桶放回班里,准备下楼吃饭,下楼的时候,不小心踩空了楼梯,然后就扭伤了脚。”
  “你跑了吗?不是告诉过你们,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小心、不能慌张吗?”
  “我没有……”声音很低,仿佛做错了事。
  涵涵是为了班级,是为了为班级做好事。本来出自于一片好心……所以我不再忍心责怪他。
  然后,我先找来两名同学扶着涵涵先去吃饭,然后我去把自己没吃完的饭菜倒掉,洗了碗,再然后拨通了涵涵家长的电话。
  电话没人接。
  此时,我的内心是非常不安的,因为这学期以来,我们班里已经发生过两次这样的事情,一次摔断了胳膊,一次也是扭伤了脚,也都是自己的不小心,但处理起来非常棘手。家长总是找各种借口责怪老师,为难学校,而学校也总是让班主任自己处理自己本班发生的事情,否则……
  我不得不放下手头的事情,并交代其他老师看班,然后向领导请假,带着涵涵去医院拍片子。
  医院大多数医生已经下班了。我跑上跑下,问东问西才搞清楚拍片子的程序。在我扶着涵涵找医生的时候,一个路人看到孩子的脚走路不方便,就随口说了句:
  “脚扭着了吧,你做妈妈的应该背着孩子。”
  我一想,也是。可是看着和自己的个头一样高、比自己还要胖的涵涵,我心里暗暗咬了咬牙。
  但是为了不想让孩子再因为自己的原因加重病情,我往下一蹲说:“来吧,涵涵我背你!”
  涵涵开始还推辞,但看到我的坚持,就顺从了。
  开始我背着他几乎走不成路,但是接着好受多了,再接着看完医生交完费用,我能背着他一口气到放射科了……
  接着,拍了片子,电话也打通了。
  幸亏涵涵的脚没有骨折,医生嘱咐用凉水敷敷脚,就让我们回去了。
  带着涵涵回到学校的时候,涵涵的爸爸也来到了学校,他是一位很有涵养的人,责怪的话没有说一句,还说了很多感激的话语,最后把涵涵拍片子的费用给了我。
  至此,我长出一口气,对这样的家长我表示:涵涵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这几天我会把他的床铺换在下位,会亲自帮他用凉水敷脚,然后,为了不让涵涵的脚再受上下楼梯之苦,会让其他学生一天三顿为涵涵端饭吃……我相信:我说到也一定会做到!
  家长万分感激。
  我也感谢上帝,让我逃此一劫。



#4
笑笑乐去 2012-06-06 17:07:00 只看该作者
  《沉重的课业》

  52节?什么呀?算来算去,现在就我的负担最重,我的心里开始不平衡起来。
  哎!想起来真是没法说。
  我们六年级阶段的段长玲要说真是一位敬业爱岗的好教师。为了取得优异的成绩,因为她常常占用别的老师的副课,比如:音乐、舞蹈、美术了等等!
  某一天,她突发奇想,与其这样替别人上课,让别人拿课时钱,还不如把课要过来自己多一份收入呢!
  心动就赶快行动,所以草草拟了一个申请,还没来得及经过其他老师的同意,就通知了一声,申请把六年级的副科几乎全部暂停,全有语数老师上。
  领导正为六年级升学考试成绩不理想犯愁呢,这样的申请无疑似雪中送炭,马上审批。
  乖乖,再加上特长班,我的课增加到了52节,一天平均要上五节课还要多。
  且不说我要疲惫瘫软,更可怜的是学生啊!本来就是寄宿生,上课时间远远多于其他公办学校,再这样一味地增加语文数学,学生不厌学才怪呢?
  天天提倡素质教育,天天要求学生减负,可是这一切在成绩、荣耀面前都变得如此渺小……
  最后,我不得不申请停上我的特长班,这样一大周就可以少上十节课。
  不是因为怕干活,偷懒,实在是因为压力太大。
  我的申请也得到了批准,可是,孩子们呢?有谁征求过他们的意见?有谁在意过他们的想法?他们的权力就这样硬生生地被剥夺了,天性就这样硬邦邦地被谋杀了!
  有时候,觉得学生可怜,想丰富一下他们的生活时,我就让他们每天课前唱一支歌,每天闲暇时给他们读一篇美文,只要是任务完成的情况下,还准许给他们自由的空间……
  做这些事时,我没有想成绩,只是想让孩子们高兴……
  祝愿孩子们好!
#5
笑笑乐去 2012-06-06 17:12:00 只看该作者
  《一壶难以拒绝的香油》

  今天中午休班,再加上听说领导们都去看电影去了,所以上完课我早早地溜之大吉了。
  难得这么清闲,准备去逛超市。
  刚到超市门口,电话铃不合时宜地尖叫了起来。
  不想接电话,可是怕是家长打来的,找学生不定什么事,接吧!
  是他?
  他是一个学生的家长。
  “老师,请问您在学校吗?我来了,在学校大门口东面墙根下站着等你呢!”
  “说过不让您来了。”
  “心里过意不去,所以一定得来看看你。”
  “我回家了,您看看学生回去吧!”
  “我就是来看你的,不然你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去你家。”
  “不然……你在那里等我吧。”
  我怎能忍心再让他跑腿呢?所以决定去见他。
  老远就看到一个穿着一身几乎没有变过的旧式黄军装的身影,两鬓已有些花白,手里还拎着一个编织袋。
  他就是亮亮的爸爸。
  一看到我,就把手里拎的东西交给我,说:
  “这是自己家里的小磨油,很香的。亮亮多亏你照顾,所以给你带来些略表心意。”
  我不想再客气,因为曾经你打电话说准备给我送点东西的时候,我推辞过。但他还是放在心里,我知道这是他的一块心病,如果我不接着,他心里会不舒服。他是一个非常纯朴厚道的大哥。
  编织袋里的东西很沉,大约有三四斤,我忽然觉得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其实我也没有做什么事,值得让人这么惦念着吗?
  说起来还是刚开学的时候,亮亮如期来报道。他爸爸来送他的时候,还说亮亮正在生病,可是一说开学了,非来不可,他爸说让他在家等病好了再来他都不愿意。
  我看亮亮有点发红的脸,觉得他在发烧,就随口对他说先回家,等病好了再来。亮亮一听,马上背起书包就和爸爸一起回家了。他爸爸还说:“亮亮就听你的话,我说了几遍都没有你说一遍效应。”听了这话,当时我的心里还美滋滋的呢!
  可是过了两天,他爸爸突然来电话说不让亮亮在这里上学了。我非常诧异,问他为什么。他说:
  “你们学校收费太高了,交书费有点困难。亮亮没有妈妈了,我们家里的条件不太好,抚养他有点困难。”
  “不会吧!就最后这一学期了……你看,孩子在这里学习多好啊!每次考试都是阶段前十名……他多喜欢这里啊!”我有点结结巴巴,感觉自己的言语很苍白。
  “是的,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开这口,这孩子的确很喜欢在这里上学的,也喜欢你这位老师,特别听你的话……”
  “不然……不然……我再向学校问问,有没有优惠?您别这么早下结论,好吗?”我真的替亮亮可惜。我甚至想到了亮亮喜欢这里是因为这里的生活条件比家里好,一个大男人照顾孩子,家里条件又不好,很可能连吃饭都不照时……
  “好吧!”
  虽然我早就知道在我们学校是没有贫困生补助这一项的,从来也没有优惠补助的先例,但是我还想再问一问。
  校长一口回绝了。
  我有点失望,又去找副校长。副校长想了一个办法:捐款。
  不过,副校长让先问一问家长准备让优惠多少,三五百可不可以。
  我打电话给亮亮的家长说了这件事,家长并不贪心,说能优惠三五百就知足了。
  我仿佛一下子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马上按着副校长的指示替亮亮写了申请。然后听副校长和校长商量后好消息。我甚至想,如果校长不同意也没关系,我可以让我们班里的同学捐款,还有我……
  校长最终也没有发动学生捐款,说是怕一开这里先例,以后还会有麻烦。不过校长答应让老师捐款,每人五元起……
  接着,亮亮的家长也来到了学校,还带来了一千五百元钱,加上预交费,他的书费还差四五百。
  一开始我以为这点钱一定很好凑够数的。可是,我错了,大多数老师都不愿捐款,说各班里都有贫困生,这个钱应该学校里出。不过出于面子,大多数老师还是捐了最少数……
  我刚开始随校长捐的最高数20元,然后想:最后差多少我补上。我还想起了有些爱心人士虽然自己不宽裕,还长年帮助一些贫困大学生上学呢!何况亮亮还是我的学生呢!尽点微薄之力还是不在话下的。
  最后80多位老师的捐款是四百多,还差50元,我悄悄把差额补上了。
  说起来这些事微不足道,可是它却印在了亮亮爸爸的心里,一直想找机会对我表示心意,这不……
  拿着香油离开的时候,我的心里还觉得很不是滋味,心里想着,也许我以后可以给亮亮多买些本子,学习用品什么的…… 
#6
笑笑乐去 2012-06-06 17:14:00 只看该作者
  《孩子变成这样,谁的责任》

  旺旺是一名十四岁的高个子男生,给人的第一印象总爱笑,接触时间长了,知道他也很爱哭,一点小事,就哭得鼻涕一把泪两行的。刚开始的时候,作为一名有资历的阅生无数的老教师,他没有引起班主任的特别注意。但交书费的时候,她妈妈问他:
  “你到底要不要好好上学?会不会还会逃课、偷跑回家?如果你再不好好上学,就不给你交书费了!”
  “他逃课、偷跑?”班主任情不自禁问了一句?
  这些字眼对她们这个全封闭式的私立学校来说几乎是禁忌。
  “以前是有过。”他妈妈如实回答。
  “我不逃课了,也不偷跑了。”旺旺仿佛被人揭了伤疤,小声说道。
  听孩子这样说,也就不往下追究了。毕竟他还是个孩子。况且,班主任自信,她教的学生从来不会逃课偷跑的。
  接下来就是分班考试。考完试就听学生和监考老师议论纷纷,说有两名同学什么也不会,交的是白卷。其中一名就是旺旺。
  班主任不太相信,真的是什么都不会吗?她把旺旺叫了出来,问他几个简单的字,果然,一个字都不认识。班主任以为他怕羞,不敢说,就打电话问他的爸爸。
  他爸爸说:“我长年在外地打工,不知道孩子的学习情况。”
  班主任让旺旺的爸爸来一趟,让爸爸对孩子简单的测试一下。但是,旺旺就是什么也不会。
  学校的领导也知道了这件事,考虑到每年都要考试评比,恐怕哪个班主任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学生,就规定:这两名零分学生无论分到哪班,考试的时候都不参评。
  旺旺本来分到了另一班。可是,他就是不愿意走,还哭得很惨,旺旺的爸爸也来说情。无奈,班主任留下了他。
  刚开始,旺旺也能正常上课,就是到晚上的时候,他会哭闹,说是想父母。他爸爸呢,也总是不放心自己的儿子,有时候熄灯铃都响了,还要骑着摩托车来看看自己的儿子,且来的时候,总是带来一大兜好吃的东西。时间长了,爸爸不能总是来看他,班主任也劝告旺旺的爸爸,不能太惯着他。但不知是因为依赖感已养成,还是怎么的,爸爸一天不来,旺旺就会闹情绪。要么站在校门口等爸爸,要么逃课,要么不吃饭……班主任无论怎么劝解,旺旺根本就不吃那一套,非等爸爸过来不可。开始的时候,无论是班主任还是爸爸都有耐心劝慰教育孩子,可是时间长了,旺旺让本来就忙碌的班主任心力交瘁,最后,有问题直接打电话给爸爸;爸爸也是,时间长了,面对着不听话、不省心的儿子,爸爸开始动用武力,拳打脚踢……但是,一切都没有效果,旺旺反而变本加厉,开始了长久的逃课……
  旺旺的顽劣传遍了整个校园,领导怕旺旺在学校有个三长两短,影响不好,让班主任劝其退学……
  旺旺爸爸一听说孩子要被劝退,无论如何不答应。再三哀求班主任给其机会。班主任顾及父亲的一片苦心,一次次原谅旺旺,可是,旺旺没有一点长进,不上课,不吃饭……
  旺旺爸爸最后一次来校园的时候,无论怎么劝解,旺旺始终不肯进班,爸爸恼羞成怒,拿起班里的教学工具朝孩子身上乱打,还扬言把孩子要从楼上扔下去,孩子被打得满嘴是血,班主任竭尽全力劝阻,有几次棍子还无情地打到自己身上……
  最后,旺旺不得不退学……
  事情的结局变成这样,到底是家庭的责任,是学校的责任,还是社会问题?让人深思……


#7
笑笑乐去 2012-06-06 17:38:00 只看该作者
  《我该怎么改变你?强强!》
  想起昨天的事,有点不愉快。当然还是因为学生。
  他叫强强,一个面目清秀的男孩子,平时也较少惹是生非,我对他最大的不满就是字体写得太坏!
  每次拿起他的作业本,就想把它放在一边。
  昨天中午,我让写作业,别的同学基本上都能认认真真去写,可是他……我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只写了两行字,并且还是龙飞凤舞,我当时忍不住批评了他几句。
  第一节上课的时候,我为了让他好好写字,还让他坐在我的旁边,字体强了很多……
  但是晚上写作文的时候,他的字还是不堪入目,并且还抄作文书……
  我当时就忍住了怒火,心里一个劲在叮嘱自己:不准体罚学生。可是我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教育他。
  最后,我把他的作业拿给别的同学看,还让学生写出一个字的看后评语,想刺激他一下,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哪知这样也激怒了他,他不但流下委屈的泪水,还拒绝去寝室睡觉。 
  我不得不打电话给他的家长……
  折腾一番之后,他的脾气有所缓解,我一直跟着他走到寝室门口,但心里一直放不下,怕他想不开再闹情绪,怕他万一不回寝室偷跑了怎么办?怕他万一回寝室从阳台上跳下去……我好累,感觉到自己身心疲惫。
  例会时间到了,我没有时间再去跟着他回寝室,走进了会场……
  会议还没有开始,心里一个劲儿在反思,我错了吗?我的方法错了吗?学生真的不用管了吗?是我太急躁了?太没有耐心了?对待学生要有爱心和责任心,我有吗?要慢慢等待他们成长,我等了吗?我想起了我曾经看过的一篇文章《我是一只小蜗牛》,但是老师是人,不是神,有时候面对这么多的学生,面对这么多的错误,面对着成绩的压力和竞争,面对着生存的压力……老师也会烦,有时候想不发火都难……
  会议开始了,领导在讲要做好学生情绪的疏导工作,现在学生思想压力大,爱闹情绪,说学校近几天出现多次学生离校出走事件了,一定要注意好学生的安全……我又开始担心强强……
  会议结束后,我去了男寝楼,叫醒了已经睡下的阿姨,让她打开门,看看强强是否平安无事。是的,他没事。
  我长出了一口气,才往自己的宿舍走去。
  但是走到路上,我在想,如果有可能,我真的不想当一名老师,特别是寄宿学校的教师,因为学生的安全问题现在就像一道戴在头上的紧箍咒,不知何时,也不知何地,它就会钻出来,让你痛得束手无策,痛得有苦说不出。然后不小心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你将会被千人指,万人骂,然后所有的一切都会成零,或许有时候也还得承受一辈子的良心谴责……
  但是面对着无法更改的事实必须乐观接受!但愿明天更美好!
#8
笑笑乐去 2012-06-06 17:41:00 只看该作者
  《一场大雨》
  昨天好大雨!
  是夏天的雷雨吧,不然怎么会电闪雷鸣的呢?
  哗哗哗,哗哗哗,水天一线,模糊了近处的景物。大雨是从第四节课下起来的,等到下午放学的时候,已是水漫校园了。
  饭堂和教室虽只有数步之遥,但是如不急走,也会成了落汤鸡。说疾走是轻了些,下着大雨出于本能是想跑。可是出于安全考虑,与其跑步发生危险不如淋雨的伤害小一点,所以,特殊时期,领导也加强了检查力度,下了一条死命令:不管雨下得有多大,一律不得奔跑。
  可是,走廊下还好一点,真的是到了露天的地方,学生已顾不得老师们的命令,加速前进,楼梯口堵了个水泄不通,有些同学不得不站到外面淋雨。还好,这种情形没有维持太长时间,不一会儿,就在饭堂各归其位了。
  然后,宣布晚自习停上,再然后,早自习停上……校园一片沸腾,学生和老师无不欢呼雀跃。刚才还在抱怨这鬼天气的人,这会儿倒对这场大雨有了些感激之情。不知是不是在这学校太压抑了的缘故。
  接着就是看学生睡觉了,外面的大雨哗哗,电闪雷鸣仿佛与世隔绝。在我的眼中,最快乐的是学生快点休息,然后快点签到,然后我赶紧也钻进温暖的被窝,在学生眼中,不学习了就高兴……也许照应了那句话:人都喜欢变数,不喜欢一成不变。
  到今天早晨的时候,大雨已经停了。
  望着地上坑坑洼洼的水坑,昨晚的那场大雨简直就像一场梦……
  一场大雨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梦醒了,插曲也停了,日子恢复正常,按部就班……

#9
笑笑乐去 2012-06-06 17:45:00 只看该作者
  《来自心灵的考验》
  昨天举行了一次摸底考试。
  虽然嘴上一直说不要在意,可是还是有点紧张。
  特别是改卷子的时候,要我们六年级本班的老师改。这对我来说是一个考验,严格的来说,这是对我们六年级老师的一个考验。
  因为自己学生的字体,就是不用看名字,还是能分辨一二的,当你真的辨别出了一两个,你敢保证不会有私心?说实话,我有!
  所以,我不想改卷子。我讨厌来自心灵的考验!
  不过,领导的命令我们不得不服从。
  刚开始改的时候,我私心还有点特严重,不过,当我发现有时候我把狗腿按到马腿上的时候,我就心理平衡了,管他三七二十一,一视同仁吧,这样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并且还有点做贼一般的感觉,这是自己最讨厌的!
  但我不再关注我所改的试卷到底是谁的,是哪班的时候,心里真的仿佛放下了一个包袱一般。名利算什么?顺其自然吧!
  数学老师是和我们一个办公室改的。当数学组组长检验说一道题改得有毛病的时候,一个老师不愿意了,在办公室里大吵大闹,说什么把分数看得重了,活得太累了,太注重分数了和名次了……其实没有人和她吵吵,当她说不愿意翻工的时候,谁也没有逼着她干,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发这么大的脾气。我分析,也许从她内心里来讲她是一直把分数看得太重的,所以,她把气都撒在了别人身上……除了我没有人劝解,我说没有人故意和谁过不去,大家都在一处办公,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我们都相处的还不错,不要因为这事闹别扭!都少说几句,别伤人哈……
  也好在数学教研组长没有计较,不过,我看她也委屈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最后,战火平息。
  还有,在语文试卷上我发现,有些字明明是对的,可是竟然被圈住了,问为什么,说写得不规范……无语!这是我们自己学生的试卷啊!为什么这么苛刻?
  不过,最后我也许明白了些什么,那就是每个人心里确实都有私心的,都想争第一的,可以理解!因为我也有!看来来自心灵的考验不太那么容易过关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